天津治理“医保药倒卖”见成效(民生调查)_中国慈善总会

ed2k 杨棋涵

2019-06-08

豆豆小说阅读网 总裁天津治理“医保药倒卖”见成效(民生调查)_入墓修仙

戴海飞

蔚蓝网上书店

天津治理“医保药倒卖”见成效(民生调查)_中国慈善总会

原标题:天津治理“医保药倒卖”见成效(民生调查)核心阅读为治理“医保药被倒卖”现象,天津市拿出了一套对策:成立专项领导小组,建立执法人员每日驻守巡查、不定期集中清理的长效监管机制;联防联控,使市场监管、公安等部门组成综合打击执法队伍;落实房屋租赁登记备案制度,主动摸排、登记疑似药品窝点信息;加大对物流运输管理,严查无资质、无票据的涉药跨省市邮寄行为。

近几年,医保政策不断优化,覆盖面越来越大。

与此同时,一些不法分子打起了歪主意,通过倒卖医保药牟利。对此,天津市市场监管、公安等部门进行了持续打击。仅南开区一地,自去年7月至今,已先后组织清理非法药品市场行动289次,收缴过期药品超过3吨;查获非法经营药品价值近1100万元;捣毁非法经营药品窝点25个,捣毁制售假药窝点3个;审查涉案嫌疑人68人。医保药为何会被用来进行二手交易?应该如何监管医保药的倒卖问题?记者在天津进行了调查。用医保卡买药,特殊病可报销90%在天津一家三甲医院门口,记者和药贩子老张搭上了话。说话间,不时有路人上前,询问老张是否收药。“我得的是糖尿病,开的药有时候吃不完,剩下的放着也是浪费,就拿过来卖了,能卖一点是一点。”一位老大爷拿着几盒糖适平,希望卖给老张。老张告诉记者,糖适平这款口服降糖药物,是糖尿病患者的常用药。其中最贵的一个品牌,患者自费买一盒要花80元,而刷医保卡只需要不到10元。“我一般花40元左右收回来,以50元左右卖给‘上家’,他们再以60元左右卖给零买的散客。”老张说,他们倒卖的药,售价要比患者自费购买便宜,甚至能便宜一半左右。比如某地生产的降压药利血平,自费要40元,老张他们只卖22元。“走医保只花8元多,我15元钱收的。”至于每月获利多少,老张并没有透露。他拍了拍身边的编织袋,里面大量的药品包装完好,“每天,这个袋子都能收满了”。据记者观察,药贩子收售的绝大多数药品,都是医保药品和处方药品。收售的地点,主要在各级医疗机构、社区居民小区门口。药贩子还会利诱患者从医疗机构开取医保药品,特别是门诊特殊病种药品。在医保体系中,如果患者用医保卡买药,普通病的报销比例为55%到75%,门诊特殊病报销的比例更高至90%。这本是政府为减轻患者医疗支出、对治疗费用较高的特殊疾病采取的利民措施。“一般去社区医院收处方药,因为那里报销比例高,我们收的价格低;去大医院收门诊特殊病种药品,那里药全,一些特殊药好开出来。”老张说。在利益诱惑下,一些患者甚至用医保卡在医院套取药品,出来后直接卖给药贩子。而部分医院过度开药、售药而不加甄别的做法,又为这种行为提供了便利。老张告诉记者,卖给散客的药,只占日常销售的很小比例。大量回收来的药品,将通过“上家”流向外地特别是偏远地区的小诊所、小药店,以及部分民营医院和药房。每日驻守巡查,不定期集中清理根据《药品管理法》规定,药品属于严格管控的商品。对于私下收购药品、倒卖药品的违法行为,将对当事人处以罚款;构成犯罪的,将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事实上,天津市对于非法交易药品特别是医保药品的行为一直没有放松打击力度。天津市南开区汶水路地区,曾经是天津市最大的旧货市场之一,非法药品交易行为混迹其中。“从2001年开始,原来的食药监局和公安局一直在整治旧货市场里的非法交易药品行为。”天津市市场监管委相关负责人表示,早期在此交易的多是一些临近有效期或者刚过期的医保药。“说是医保药,其实到了你手里没准就被掉包了。”也曾在汶水路附近倒腾药品的老张说,“最缺德的是那些一块钱回收一个药盒的。肯定是拿着过期药、假药放里面了。”针对这一情况,南开区政府成立清理非法药品市场专项领导小组,在市场监管委、市公安局等部门全力支持下,围绕药品初始地回查、运输流通监管、制假售假查处、集中开展专项行动、违法犯罪行为刑侦立案等各个环节,开展药品安全专项整治,坚持不间断地打击取缔非法收售药品行为。保持“露头必打”的高压态势,建立了执法人员每日驻守巡查、不定期集中清理的长效监管机制。长效机制实施以来,天津市白日至夜间大规模聚集的市场已被打散。先前百人以上规模的非法药贩聚集交易的现象,得到了有效遏制。“现阶段,非法收售药品又有了新变化。”天津市市场监管委相关负责人说,非法药贩开始以互联网为交易平台,通过物流运输在各省市之间交易药品。在与公安部门多次捣毁非法经营药品窝点的行动中,涉案嫌疑人均供述了通过互联网社交软件收购药品,并委托物流托运代收货款的犯罪事实。摸排出租房窝点,严查涉药邮寄行为“从源头上看,过度开药、售药的医院和药房,是难辞其咎的。”天津某三甲医院药剂科负责人说,“除了部分管控严格的药品,大部分医生和药房都不会拒绝患者多开药的要求,毕竟这也和自己的利益相关。”他建议,针对部分疾病,医院可以按日用量拆分销售整盒药物。“对医院来讲,唯一的困难就是药剂师人手不够。”天津市市场监管委相关负责人认为,医保药品非法交易屡禁不绝,需要各部门联防联控,从根源上治理,严控租房、运输、销售、购买等各个环节。“首先要明确主要执法主体,形成合力,共同打击非法收售药品行为。

”目前,天津市组建了由区市场监管、城市管理、公安等部门组成的综合打击执法队伍,对非法收售药品行为实施精准打击。

今年7月起,为彻底铲除天津市非法收售药品行为,天津市市场监管委进一步加大支持指导力度,从各区市场监管局抽调执法人员,组建了专门执法队伍,持续开展打击清理。

天津市有关部门正在从整合处理依据、健全联合治理长效机制、明确目标和措施等方面着手,进一步提升治理打击效果。

药品非法交易大多位于老旧社区、集市之中,面积大、人员多,且非法药贩和部分社会闲散人员、售药居民还形成了利益链条。

“有些市民受卖药和房屋租金等利益驱动,对清理查处非法收售药品工作不理解,阻止甚至谩骂执法人员的情况时有发生。

非法经营药品人员长期采取游击战、捉迷藏等办法与执法机关周旋。

”天津市市场监管委相关负责人介绍说,“这就需要联合公安、街道等部门和社区管理者,挤压非法药贩生存活动空间,一方面落实房屋租赁登记备案制度,以房管人,主动摸排、登记疑似药品窝点信息。

一方面要对涉嫌进行药品非法买卖的出租屋业主建立黑名单数据库,对明知是从事药品违法活动窝点的出租房,督促出租人解除房屋租赁合同。

对拒不配合的出租人,依照法律规定从重处理。

”该负责人还表示,由于有大量医保药流向外地,还需加大对物流运输的管理。

严查无资质、无票据的涉药跨省市邮寄行为,堵住运输环节。

“更重要的是宣传教育,提示非法收售药品犯罪活动的危害性,引导群众不要贪图蝇头小利,自觉抵制药品非法交易活动。

”《人民日报》(2016年09月05日12版)(责编:唐心怡(实习生)、魏炳锋)。